绻壳

01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重新再来一次。

碇真嗣窝在插入栓的角落,他的手一直在神经质地摸着自己的脸。上面……还沾有血。他这么觉得。他的血。

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像一张网罩在自己身上。无法动弹,无法躲避,无法逃脱。他放弃了。

他感到这个时候的自己与见到绫波自爆时的自己完全不同。

当初那时候的自己是愤怒,更多的是冲动。多年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因为绫波的自爆而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点不留地爆发出来,毁灭了葛城她们一切的希望。但至少她们又重新建了个诺亚方舟出来,一个救赎全人类的载体。

但他现在心中,更多的是悲伤与难过。无法发泄的难过。他也愤怒,但对象是自己的无能、自己的幼稚。

他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大脑皮层与白得渗人的脑浆混在一起,溅上、布满了整个透明的显示屏时,视网膜上却还残留着对方前一秒的微笑。一如他以往的微笑。

「我是为了与你相遇才诞生于世的。」

星空下的你显得更加落寞。但你与我对视时眼眸中的明亮却真的让我误以为我们可以修正这个世界,并且以后还可以这么下去。与你。一直这么过下去。

这份希望,是你亲手交给我的。你还记得吗?

「抱歉,这次也没能给到你你所希望的幸福。下次……一定可以。」

我发现我忘不了初次和你一起弹琴的时候,被你的手抓住的触感。你的力道不大,掌心干燥,微微有些发凉。你的食指刚刚好扣在我的腕骨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你还记得曾经我在你面前软弱地哭泣吗?

其实我是很讨厌哭泣的。但是当你坐在我的身边告诉我,那些错误是可以、是必须被修复的,被我修复的。我突然发现,那些从泪腺涌到脸上的湿漉漉也不是那么令人也讨厌呢。

「两个人一起……真棒啊。/一定可以的。」

可你却就这么留下我,孤身一人。手握你给予的破碎的希望,在这偌大的世界里如行尸走肉一般游荡。没有你,我再也找不到路了。

「有缘还会再见的。真嗣君。」

啊啊、那么你在哪里呢?下次见到的那个人,还会是这个你吗?会温柔地拉着我一起四手联弹的你,帮我修好MP3的你,答应我无理要求陪着我一起看星星的你,在我害怕走那该死的楼梯时回过头来向我伸出手的你。那个你,到哪里去了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重新再来一次啊,渚薰。

「下来聊聊天吧。碇真嗣君。」


评论(3)
热度(2)

关于我

Hell of the Lunatic
© 绻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