绻壳

第六题

他感觉……很好。并不是在别人问“你还好吗?”时候那种敷衍了事的“我很好。”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很好。他意识到自己往下掉。却以很缓慢、很轻柔的速度。

他不是很记得自己最后一眼看到的东西是什么。锥子?血?还是两个……不记得了。他睁开双眼。展现在眼前的是深不见底的一片深渊。

那是什么呢……但已经没有空余的力气去思考了。

他还在下落。

身体在逐渐地变轻。好多东西都被抛在了身后,遗留在那未知的虚空中。都是些什么呢?是祖父吗?不知道。已经……可以不再努力了吗?他闭上眼睛,舒展双臂。是啊,已经没有规则要死守了。其实再【努力】也不过是白费一场啊,怎么也比不过那些【天才】呢。自己也要开始跟普通人一样开始抱怨这个该死的世界了吗?这个令人生厌的世道……

“真的是这样吗?“

他听见那个熟悉却久违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所思所想。

他重新张开眼睛——

深渊已经到头了。原来视野范围内都充斥着令人绝望到极点的黑色,却有一片小小的、令人安心的亮光。

那是、那是——

亮光的中心,可以望到的是一个夸张得好笑的发型,以及那人脸上久违却熟悉的表情。

他可以感到有什么液体正在从自己的眼角溢出。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牵扯面部的肌肉,露出了一个笑容。

一个就像看到了久违却熟悉的家的笑容。


评论

关于我

Hell of the Lunatic
© 绻壳 | Powered by LOFTER